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吾国吾民」深圳银行第一代柜员徐汉松:曾提着麻包袋到人行提取 >

「吾国吾民」深圳银行第一代柜员徐汉松:曾提着麻包袋到人行提取

发布时间:2019-10-28 14:36:45
[摘要]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老盈盈 第一代银行柜员对这样的情景或许印象深刻:提着麻包袋坐公交去人行提取数十万元回营业网点做备用金、骑着自行车带着钱袋到办公网点办公跑客户、用算盘轧帐结帐......在平安银行工作

《经济观察报》记者老迎迎的第一代银行柜员可能会被这样的景象深深打动:拎着麻袋到人民银行提取数十万元到营业网点提取储备资金,骑自行车到营业网点用钱袋跑客户,用算盘结账。......

徐韩松,在平安银行工作,是第一代银行出纳员。他17岁时来到深圳。巧合的是,他于1983年进入深圳农业银行信用合作社,从事个人客户、会计、出纳、公共信贷等多种工作。那时,银行出纳员不叫出纳员,如果真的需要一个术语,“柜台职员”可能是合适的。在许韩松的印象中,出纳员是一个名词,只是在银行网点的工作数量增加,分工近年来有所细化之后。

许韩松已经这样做了20年。在此期间,农村信用社转变为“深圳发展银行”(以下简称“深圳发展银行”)。2003年,由于深圳发展银行深圳分行的设立,徐韩松被分配到一个新的档案管理岗位。后来,深圳发展银行更名为平安银行。许韩松从那以后一直在平安银行深圳分行工作。深圳的第一代银行出纳员已经成为“罕见的品种”。他的大部分第一代出纳员已经被调到后台工作,如管理自动取款机、岗位监督和综合管理。许多人已经离开这个行业或者退休了。

这个随着改革开放而发展起来的职业在过去几十年里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旦银行员工需要使用算盘进行计算和手工记账。电脑的出现逐渐将他们从“算盘”中解放出来。如今,随着科技和人工智能的发展,人们办理银行业务越来越方便快捷,银行网点也越来越智能化和人性化。

“拿大麻包,乘公共汽车提取储备基金”

1979年,深圳经济特区尚未建立,深圳仍然是一个边境小镇。同年,一名美国游客抓拍到了深圳市区的一张照片:大街上没有汽车,人们习惯用杆子扛东西,人们习惯用帆布袋和蛇皮口袋,繁荣的华强北和华侨城在那些日子里仍然“狂野”。

今年,17岁的许韩松来到深圳,在一家商场工作。1983年通过招聘考试,进入中国农业银行西乡信用社上海分行(现相当于一家分行)。深圳成立初期,罗湖区人民路、解放路、和平路、深南东路有工行、农行、中行、建行等大型国有银行,自然村生产团队的金融流通业务通过农行信用社办理。

当时,分公司的工作环境非常简单,有一张桌子和一个保险箱,办公室就可以打开了。当时银行业务主要是存款、结算和贷款,业务相对单一,规模较小。只有两种存款:活期存款和定期存款。结算业务还包括银行内部转账、信用汇款和电汇。

许韩松记得,为了增加存款人的存款动员,信用社倡导员工为大额和贫困家庭提供门到门的准入服务,支持深圳经济特区的基础设施发展。他每天骑自行车,带着钱包去商店工作。除了本地客户之外,他还会亲自交付一些海外华人汇款。在他这一代银行家看来,提供这种服务非常重要,这可以增加许多商业机会。

我刚来深圳的时候,许韩松没有房子,所以他住在信用社的宿舍里(相当于现在的支行)。顺便说一句,他把周转基金拿回来,放在仓库保险柜里,第二天骑着自行车,背上备用基金的钱包去了分公司。

提到储备基金,许韩松印象深刻。储备资金有缺口或超过存货限额时,必须从上级银行提取储备资金或提取现金入库。那时,工作条件很差。他们都乘坐装有糖袋的公共汽车来释放现金,或者削减储备基金,把它撤回到商业办公室。这是许韩松自己做的工作:50到60英里的旅行一次大约10万到30万元,大约每半个月一次,因为当时交易量很小。“两年后,商务办公室配备了一辆货车,所以我们不必坐公共汽车,但我们仍然必须自己去执行。直到1989年,我们才配备了一名警官和一名银行出纳员,把钱压到商务办公室。”许韩松回忆道。

银行员工日

1985年以前,农村信用社没有任何后台和实地工作。对于银行员工来说,所有类型的工作都必须完成,而行业中通常的分工是会计师、出纳员和贷款官员。所以在那些日子里,银行出纳员不叫出纳员。

根据当时的政策和规定,银行负责账户和资金,会计负责账户,出纳负责现金。许韩松完成了所有这些任务。起初,他觉得很不走运。当他第一次进入分公司时,一位老员工因病去世了。还剩半年多的时间,他是唯一一个在分公司工作并完成所有工作的人。后来,这位老员工的儿子来接替他的工作,从而使许韩松的工作更加轻松。

那时,没有电脑,只有手工记账和算盘计算。许韩松回忆起20世纪80年代银行员工上班的那一天,第一件事就是穿袖子(因为数钱害怕弄脏衣服的袖口)。不过,他布置了算盘,打开了储蓄账户卡和账户箱的锁,如果他是出纳员,他还得准备一个水箱来数钱(因为数钱太难了,不容易数钱),把当天存款人的存款和取款金额放入单独的账户,并转出余额。离开工作前,他必须处理好收支和总分类账。(结账:指下班后检查账户,看保险柜里的银行余额是否与会计的现金余额一致。平账户:转账账户中每个子账户收款人(借款人)和付款人(贷款人)发生的总金额是否一致,总账中每个账户的余额是否与每个项目中每个子账户的汇总余额一致;许韩松告诉记者,有时客户太多,服务时间有限。如果服务时间超过限制,将会扣分,因此很容易出错。

每年,6月20日的计息日期和12月31日的年中结算日期是银行最繁忙的时间。员工不能休假,必须加班计算每位存款人的利息,并存入存款人的卡。许韩松曾经熬了两个晚上。“每个家庭计算的利息必须与总分类账计算的利息相同。如果不相同,将再次计算。如果你错了,你就错了。”许韩松说道。如果你算错了几分,你将被罚款。当时,这被称为“支付学费”。银行账户的座右铭是“黄金账户和铁算盘”,即使是一分钱的错误也应该发现。

1985年,许韩松从西乡农村信用社转到福田上步农村信用社。两年后,深圳经济特区农村信用社合并的“深圳信用银行”更名为“深圳发展银行”。深圳发展于1987年5月首次发行人民币普通股,并于1987年12月22日正式成立。许韩松上步农村信用社更名为上步支行。

免于“算盘”

向深圳发展转型后,商埠支行最多管理16家分行,其中一家分行开始时只有两名员工。1988年后,雇员人数逐渐增加。大型商店将有五个人,小型商店将有两三个人。网点数量与网点存款规模密切相关。

1985年和1986年,出现了一种新的变化,即小型计算器的出现,这对平时只能用算盘结算的银行员工来说无疑是一种“福气”。然而,在许韩松看来,小型计算器的位数非常少,它们在表格中得出的数据是小数点后的十位数。当时计算器最多只能达到八到九位数,如果位数不够,使用算盘还是很方便的。

1993年以后,微型计算机出现了。起初,用计算机记账是不可能的。当时,计算机簿记与手工簿记并行,因为它取决于计算机簿记是否有错误。后来,软件开发出来了,有了这个公式,利息计算就不会那么难了。那时,每个部门的做法都不同。一些分支机构首先在公共账户上安装了微型计算机。有些是个人账户。

有了电脑后,一天的工作内容发生了很大变化。工作中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打开电脑,输入要登录的柜员号码,然后开始工作、储蓄、取款、收款和转账付款。这些都有固定的交易代码。输入代码的操作相对简单。每日计费是必不可少的。工作流没有改变,但是方法已经改变。账单表格从计算机中打印出来,并与每天的计算机总数进行比较,以防止在文件或凭证中遗漏账单。

使用小型计算机两三年后,出现了大型计算机,即大型计算机。银行会计和出纳员基本上从算盘计算中“解放”出来。1996年,个人电脑被充分用于公共账户,从而实现了网点之间的一体化存取。“在使用小型电脑之前,哪一点开门或者必须回到哪一点取钱。在1996年进入大电脑后,现金可以从不同的网点获得,但是如果你想取消你的账户或更改你的账户信息,你仍然必须回到原来的网点。直到1998年左右,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变。”许韩松告诉《经济观察报》。

2003年后,徐韩松被分配到档案管理的新岗位,因为深圳发展公司深圳分公司建立了一个档案仓库,需要更多的空间让年轻人在银行分行锻炼。到目前为止,他一直在工作。2012年,深圳发展与平安银行采用了双线合并计划。深圳发展吸收平安银行合并,更名为“平安银行”。许韩松一直在平安银行深圳分行负责档案工作。他认为随着科技的进步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银行网点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客户可以在自动取款机上存款和取款,许多银行业务也可以在口袋银行应用程序上直接处理。银行网点变得更加智能化和社会化,显示出各种令人惊讶的变化。

广西快3

热点排行>>
图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