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 > 沪高校三代学者70年接力“专研”碳纤维 >

沪高校三代学者70年接力“专研”碳纤维

发布时间:2019-10-31 09:02:30
[摘要] 中新网9月28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快餐连锁店麦当劳将推出由“超越肉类”公司 生产的“植物肉”素食汉堡。当前此项实验只在加拿大进行。据报道,只有一款汉堡中会出现人造肉。新款汉堡从9月30日起将在加

潘丁教授(左四)带领研究团队成员在陈惠芳开展碳纤维研究(左二)。

潘丁教授(左四)带领研究团队成员在陈惠芳开展碳纤维研究(左二)。

上海大学三代学者用70年时间“研究”碳纤维,为“纤维强国梦”做出贡献

中新网9月28日电(记者许婧)从创立新中国第一个“化纤”专业的钱宝军教授,到致力于解决高纯度太空粘胶基碳纤维问题以助导弹升空的潘丁教授,再到研究和解决国内高性能碳纤维产业化的陈惠芳研究员,东华大学三代科学家“专门研究”碳纤维,并进行了科学研究, 推动中国从“纤维强国”向“纤维强国”的转变,把爱国主义和爱国主义融入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

解放初期,中国纺织工业主要依靠棉、毛、麻、丝等天然纤维,远远不能满足亿万人民对服装的需求。钱宝军先生深知发展化纤工业是当务之急。为此,他提出要发展国内化纤工业,而要发展化纤工业,教育必须带头。为此,他于1954年与化纤专家方白蓉教授联名写信给纺织工业部,提议在华东纺织工业学院设立第一个化纤专业,当年批准并招聘了一批化纤人才,大大缓解了中国化纤人才的短缺。

中国化纤专业教育的创始人之一钱宝军先生。

20世纪50年代初,钱先生在中国发起了以棉毛为原料的粘胶纤维研究。1976年,70岁的他开发了第一台纤维热机械分析仪。80岁时,他开始研究纤维大分子缠结理论,这是当时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钱老带领学生使高分子缠结的研究成果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为中国纺织纤维科学研究和教育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国家的兴衰是普通人的责任。研究应解决关键技术,服务于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这就是潘丁教授,钱宝军先生的弟子,改革开放政策恢复以来的第一位硕士研究生。他从导师手中接过了科学研究和国家服务的指挥棒,并将一生都献给了碳纤维。

20世纪80年代,中国的头号战略武器——洲际导弹,面临着最后两个长期无法解决的技术难题。“障碍”之一是太空级高纯度粘胶基碳纤维。在各方未能解决关键问题的巨大压力下,潘丁教授毅然决定肩负重任,带领研究小组对“粘颈技术”发起冲击,采用新的碳丝路线开发产品。

谈到当年的困难,东华大学碳纤维项目组现任学术带头人、2017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获得者陈惠芳仍然深受感动:“我们当年的研究团队可以说是“三无”:没有研究材料和基础,没有空间,没有经验可以借鉴,甚至没有失败经验。那时,每个人都在潘老师的领导下,一切从头开始,艰苦奋斗。”

陈惠芳回忆说,为了尽快开发国家急需的碳纤维产品,潘丁教授经常整夜投入生产线。不管冷热,他都把车间当成自己的家。困的时候,他会在钢铁平台上躺一会儿,有时甚至只睡了两个小时就回去工作。没有空间,研究小组借用了一家大型集体工厂废弃的厂房。尽管天冷天热,潘老师还是不得不每天坐四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去松江考试。学校的实验室面积不够,甚至厕所也被征用...在如此艰难的科研条件下经过多年的艰苦战斗,潘丁教授领导的科研团队成功开发出太空级高纯度粘胶基碳纤维,具有美国和俄罗斯同类产品的性能优势,为战略武器的飞行提供了关键技术支持。

潘鼎的举动不仅填补了国内空白,也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掌握太空级高纯度粘胶基碳纤维开发技术的国家。

东华大学材料学院陈惠芳(左二)在碳纤维研究小组做了实验。

这个项目是成功的,但是潘教授的身体敲响了警钟,他的心脏做了多次手术。在2008年上海教师节庆祝主题晚会上,主持人问潘教授的努力是否值得。潘丁大声回答:“这是国家的需要!这也是我对国家的承诺!我一生中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开发国防关键材料。当我在为中国的复兴而学习的时候,今天我正在为中国的崛起而奋斗!”

潘鼎教授于2019年3月2日逝世,但他的科学服务精神和无私奉献精神将在东华材料中代代相传。

碳纤维被用作支撑一个大国重型设备的小材料。潘丁为导弹编织“防护服”。陈惠芳从潘老手中接过指挥棒,以新的使命为基础,致力于国内碳纤维的产业化。“中国的高性能碳纤维应该变得更强,”她说。

谈到这种持久性,陈惠芳告诉记者,高性能碳纤维是一件好事,但高进口价格和严格的技术封锁严重制约了碳纤维在中国的发展。

“我不相信我们中国人不能生产高质量、高性能的碳纤维!”怀着简单的爱国情怀,陈惠芳全力以赴致力于高性能碳纤维的研究。

现在,陈惠芳中富申英碳纤维有限公司的科研团队通过不断探索和反复实验,终于突破了制备高性能碳纤维的先进技术——干喷湿纺。

中国首条1000吨干喷湿纺碳纤维生产线正式投产,技术达到国内领先水平。制备的碳纤维产品的性能与世界同类产品相当。随着技术的不断创新和改进,这条生产线现在每年可生产近5000吨前体纤维和2000吨碳纤维。产品已经产业化,批量供应市场,打破了国外高性能碳纤维企业在中国市场的长期垄断。该项目获得2017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陈惠芳表示,为了实现高性能碳纤维的完全自主定位,还需要不断的技术研究。未来,高性能碳纤维在大型飞机、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将有巨大的应用前景。现在,她的碳纤维团队增加了许多新鲜血液。千钧一发。几代东华人永远不会停止研究高性能碳纤维。他们将毕生致力于中国“成为一个强大纤维国家的梦想”。(结束)

热点排行>>
图文阅读>>